水常清 产业兴 百姓富
2021-12-20  来源: 未知

 

  “每条河流要有‘河长’了”,习近平主席在二〇一七年新年贺词中指出。

  2016年底,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5年来,各地区各部门积极探索、全力推进,2018年底如期全面建立河湖长制,目前省市县乡村设立五级河湖长120多万名。水常清、产业兴、百姓富的美好画卷正徐徐展开。

  ——编  者  

  

  从万里奔涌的长江,到九曲回环的黄河,从承载乡愁的家乡河湖,到山间丛林里的无名溪流,各级河湖长上岗履职、全力治水,让源源碧水在山川田畴间迤逦穿行。

  治理污水、腾退岸线、恢复生态,一系列强有力举措让河湖重焕生机。全国地表水Ⅰ—Ⅲ类水水质断面比例从2016年的67.8%上升至2020年的83.4%。

  守水有责 履职尽责——

  百万河湖长上岗

  浙江长兴县龙山街道渚山村,水网交织,翠色绵延,车渚港绕村而流。“捞垃圾、闻气味、查污水,从水到岸,任何旮旯都不放过。”村党支部书记、村级河长王佳见证了车渚港的变化——铺设30多公里长的雨污分离管网,成立村保洁队伍,确保污水不入河、垃圾不落地,车渚港从臭水沟变成风景线。

  从江河湖库到堰塘沟渠,巡护每天都在进行,河湖长制有名有实,担责见效。

  ——“五级书记”抓落实,巡河护河成常态,上下贯通的责任体系形成。

  “水里泛油花。”巡河时,四川都江堰市玉堂街道永胜社区的村级河长彭建溯流追查,发现排污管破损,污水直冒。村级河长上传线索,镇级河长实时追踪,技术人员现场查看……整改方案很快通过。

  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5年来,31个省份设立党政双总河长,党政主要负责同志携手履行第一责任人职责,明确省市县乡级河湖长30多万名,村级河湖长(含巡、护河员)90万名。

  “‘五级书记’抓治河的责任体系已经建成。”水利部河湖管理司河湖长制工作处处长吴海兵介绍。2018年以来,省市县乡级河湖长年均巡查河湖约700万人次。省市县全部设立河长制办公室,专职人员超1.6万名。

  ——社会广泛参与,部门高效协作,治河力量在凝聚。

  “从10月开始,断面连续多天达Ⅱ类水质!”龙溪河六剑滩断面的水质成绩单,让民间河长谭军欣喜不已。作为重庆垫江县兴禹水利水电建设开发公司总经理,谭军组建了“兴禹清漂队”,配备清漂船18艘,每周巡河至少2到3次,今年以来发现问题75处。

  民间河湖长和志愿者丰富了河湖管护责任体系,各地区各部门也携手行动。重庆潼南区地处川渝交界,跨界河流众多。川渝四地河长联合巡河,打通上下游;水利、检察等部门跨界治理,当好“河管家”。近年来,涪江(潼南段)水质稳定为Ⅱ类,琼江(潼南段)水质稳定为Ⅲ类。

  全国层面,“河长+”体系不断拓展,“河长+警长”等机制日益成熟,“党政负责、水利牵头、部门协同”的工作机制形成。

  系统治理 科学施策——

  河湖生态环境持续改善

  有问题,找河长;有难题,找河长。各地河湖长不断提升河湖治理保护水平,一幅幅鱼翔浅底、飞鸟翔集、人水相亲的图画徐徐铺展。

  坚持系统治理,统筹山水林田湖草沙,不断升级治水理念。

  “鸟儿回来了,鱼群多了。”沁河的变化让河北邯郸市复兴区户村镇张岩嵛村的村级河长郝振营感到振奋。曾经,淤泥堵塞、污水横流、垃圾乱堆,区乡村三级河长打响综合治理攻坚战。搬迁“散乱污”企业1100多家,拆除河道违建270多处,美化绿化两岸,沁河面貌显著改善。

  河长既要“下河”治水,更要“上岸”治绿。在四川成都市,锦江蜿蜒。“河道、河水、河岸治理一把抓,实现水润林、林护山、山增绿、绿染城。”锦江区柳江街道党工委书记、街道河长伍勇介绍。从“治一段”到“治全域”,从“单兵突进”到整体推动,全方位治理带来全方面改善。

  瞄准硬骨头,坚持重拳整治乱象,持续加大治水力度。

  “过去,建筑乱搭乱建、垃圾乱堆乱扔,河道长期被挤占。”云南峨山彝族自治县化念镇的镇级河长鲁智瑜感慨,“我们已拆除12处涉水违章建筑。”全镇划分7个网格,镇河长派发任务清单,村河长认领“责任田”,发现一起解决一起。

  “河湖长牵头,沟通上下级,连通上下游,集中资源力量,形成治理合力,解决了一批批矛盾尖锐、治理难度大的河湖问题,促进河湖面貌持续改善。”吴海兵介绍。

  以水定产 惠民兴业——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河湖既是生态环境的重要组成要素,又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必要支撑。河湖长统筹水资源、水环境、水生态治理,准确把握保护和发展关系,积极探索高质量发展。

  坚持生态优先,为广大群众提供创造高品质生活。

  “我们村的美景看不够!”安徽含山县林头镇龙台村村民张薇喜欢在村里散步。清溪河变美,让村在画中、人在景中。龙台村实施农村生活污水及厕所改造工程共352户,打造宜居宜业的美丽乡村。

  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河湖长瞄准群众关心的水问题,大力整治。截至2020年底,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2914个黑臭水体消除比例达到98.2%,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取得明显成效;截至目前,全国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超过68%,生活垃圾进行收运处理的行政村比例超过90%。

  践行绿色理念,促进发展增绿、产业向优。

  在山东平阴县玫瑰镇,玉带河串起一条产业链。“我们以河流为脉络,打造了玫瑰种销全产业链。”镇党委书记杨欣说。

  靠水吃水,方式在变。曾几何时,当地以玫瑰初级加工为主,玉带河两岸“散乱污”企业林立。2017年,杨欣担任玫瑰镇总河长。当地设定招商门槛,引进绿色环保的深加工企业,提升产品附加值,推动玫瑰产业迈向中高端。

  玫瑰镇北石硖村花农张兆举算起账:“每亩产900斤玫瑰,一公斤能卖15元,日子越来越红火。”去年平阴县玫瑰产业年产值近50亿元。

  “平阴全面推行河长制,倒逼玫瑰产业转型升级,追求绿色GDP,走出了一条高质量发展的新路子。”中国工程院院士汪懋华表示。

  良好生态本身蕴含着无穷的经济价值,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在江苏苏州市吴江区,为了守好太湖水,当地关停一批高能耗、高污染企业,倒逼产业转型升级。在广西河池市,河长治河的同时,打造红水河百里画廊,推动红水河第一湾文旅产业发展,助力乡村振兴。

  “绿水青山既是自然财富、生态财富,又是社会财富、经济财富。河湖长以治水为牵引,坚持以水定产、以水定城,淘汰低端产能,发展新产业新业态,定能探索一条生态美、产业兴、百姓富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吴海兵表示。

  本版策划:王  军  殷新宇  吴  燕

  数据来源:水利部

  版式设计:张丹峰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